姹紫嫣红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俭可养廉 > 正文内容

封闭生命交流通道的一种美意_优美散文

来源:姹紫嫣红网   时间: 2018-01-02

最近身体一直不好,加上老父亲突然患病,给我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神经更是雪上加霜。周末出门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儿。穿的很厚,可还是感到很冷。不像人家妻子,穿得单薄还口口声声说天气太热。我也不知道这是世道变化了,还是我真的老了,在生命的基因里没有了热情。

果然是感冒了。尽管我最害怕感冒,但是感冒还是让我遇上了。等到了省城老爸住的医院,我就开始犯迷糊。这时候我知道,一定是在发烧。我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啦,对温度特别的敏感,只要一过正常值,我就会有反应,也不是难受,就是光想睡觉。在老爸身边坐了一会儿,询问了一些老爸的病情。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词不达意了。

当时我就在医院的对面登记了一间房子,为的是方面。可这家宾馆平日住的人很少,只是到了周末好像总是要接待什么旅游团体,所以人流很旺。上电梯要排队等待,就是吃早点,去得迟了,也会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说到宾馆里睡一会儿。临走的时候,母亲给我吃了发汗的药,说盖着被子好好睡一觉,出点汗就会好的。

照着母亲的指示,我来到宾馆就把中央空调开到最大,然后盖着被子就迷糊起来。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我的那款智能手机可怜我,从没出过问题的它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死机了。所以这一觉睡下去,一直到晚上八点钟我才醒来。当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是大汗淋漓,就像是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样。还别说,短暂的出汗,我还就是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

本来来西安是侍奉老爸的,结果没想到手机死机,我大睡起来,也不知道二老吃饭了没有。我赶紧重新启动手机,好乖乖,光是短信我就能接受几百条。我越是想打电话,短信就越是不能停止。最后我索性把短信全部都删掉了。也许会有重要的短信,也许……不过现在想那么多也无济于事。拨通了老妈的电话,问他们吃了没有、。怎么吃的。其实24小时动态脑电图一定能查出癫痫吗?我问的都是多余。按说我来了就会去医院外边买点二老喜欢吃的东西。可我不在,母亲行动也不方便,所以只能在楼下去买医院所谓的营养餐了。

母亲一看我打电话过去,第一句话就问我是不是好一些了。我说好多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手机自动关机了,所以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一觉就睡到这个时候。母亲让我去医院,说在那里她可以给我做鸡蛋膏。吃不吃已经无所谓了,但是作为儿子,在这个时候就是该拿出儿子的身份,去享受父母带来的一点一滴。也许在别人看来都是无所谓,可我觉得,正就是这些无所谓才成就了父爱和母爱的无与伦比的真爱。

我一边答应,一边就穿衣服出门出门。临走的时候母亲还叮嘱,一定要穿好了,先把窗子打开,外边很冷,别出去后又感冒了。走出宾馆,还真的就是有点冷。也可能是我出汗多了,身体轻松了,所以肚子里竟然有了想吃东西的欲望。好在我就住在医院的对门,五六分钟,走过天桥就到了。

几天来,老父亲的病总是反反复复,不过从昨天开始有了好的迹象,一些很敏感的指标都开始得到了控制。进到病房,父亲还正在打着点滴。我想问父亲感觉怎样?结果父亲说话了,说从下午我妈就一直给我打电话,总也打不通。给我做的鸡蛋膏凉了他们都吃了。母亲看我来了,说她去做,说人家这里条件很好,有微波炉,几分钟就可以做好的。

果然就是三分钟,母亲就把一碗鸡蛋膏端到我的面前。我先尝了一口,真的还就是那个味道,美妙极了。过去我总是喜欢吃母亲做的鸡蛋膏,很嫩,很爽口。特别是家里的那种味道留在我的记忆里实在是太深刻了。几天来让感冒发烧困惑着我,没有好好吃一顿饭,这会儿短暂的身体舒服,让我有了食欲。

很多次了,我一直想回家陪着父母吃饭。有时候都说好了,母亲都把排骨做好了,我最终也不能回去。如果说找借口,很好找。可我想,人生尽管有很多遗憾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羊羔疯最权威都是用借口来弥补的,但是这种用天然血缘构筑的关系,那是一种生命的关系,生命固有的精髓。我一口气吃完了老妈给我做的鸡蛋膏。说心里话,当时没有吃尽兴。但是我不忍心再去麻烦老妈,她也是八十岁高龄的人了。可父亲有病,我们做儿女的却一直不能侍奉在身边。一想起来就心里难过。尽管我也知道,很多事情可以丢弃,但是毕竟我们都是生活在社会之中,毕竟我们面对的还有一些社会的责任。

到了晚上十点钟,我去和值班的医生进行了交流。他告诉我老爸的病情还是很严重的。尽管老人精神不错,那是因为老人学会了调节。你想想,一肚子的腹水,怎么会不难受呢。就在前天一下子还抽出了两千毫升。大夫也很为难,说这种病让他一个深资的糖尿病患者同时患上,还真的就是不好去治疗。

因为是值班大夫,我知道他也没有参与我父亲的治疗方案的制定,所以我也就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只是说老人一生很辛苦,现在条件好了,一定要好好治疗。我临离开病房的时候,母亲还叮嘱我一定要吃药,然后再发点汗。老爸也说了,看我脸色不好,一定是单位的事情太多,第二天早晨没有什么检查的,就是打针治疗,所以我不用过来太早。可以把手机关掉,要不然还是没法休息。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生都是这样。每当我困惑不能自拔的时候,他总是用很简单的话语给我以启迪。回到宾馆,我还是如法炮制,先是把中央空调开到最高,等房子都热起来了,我才开始吃药,然后洗澡,最后钻进被窝去出汗。也可能是连日来身体有些虚弱,那天夜里我竟然出了很多汗。整个被窝都成了湿的。不过我还是遵照老爸的意思,把手机给关掉了。这次不是死机,是我自愿关的。

因为是周末,出门也没有带司机小王,所以一时间我就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可能是睡的太多,到了后半夜我竟然不瞌睡了。用被子把自己围在床铺中央。心想看会儿电视也不错。可是打开电视癫痫病的起因,好多频道已经休息了,留下的就是那些连篇累牍在叫嚣的什么春药广告。好家伙,在今天的中国,股指上不去人还能理解。可是男人阳刚之气也上不去,还要用壮阳药,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坐在床铺中央,把自己围的严严实实。可能是出汗太多了,我不停地喝水。然后又不停的出汗。这家宾馆别的条件都不怎么样,可是中央空调很了不得。我房间的温度可以上升上28度。就这样,我一直坐到凌晨。也真是的,天要亮了,我却开始有些了睡意。好在是周末,我可以尽情去睡。

没有了手机的骚扰,没有了和别人联系的渠道。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令人感到惬意。我一直推崇的就是生命的安静主义。其实我们的生命从一出生就来到喧嚣的世界上,遭受了太多的不和谐,遭受了太多的无聊和蹂躏。其实生命真的需要安静,因为生命只有在安静之中才能思考属于生命自己的东西。这一点很重要。

早晨,我知道父亲已经开始进行治疗了。昨晚上我已经看过医嘱,今天要吊四瓶药,其中还要输一个全血。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父亲几个月前突然出现贫血,一时间还找不出原因。现在我才知道,那是老父亲的肝脏出了问题。这几天疗效不错,所以我的心也就踏实了许多。既然父亲有话我可以多睡一会儿,现在我又关了手机,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加上昨晚不停的出汗,身体还真的就是又轻松了许多。

吃了早点,我又回到房子,开始先想着打开电脑,可后来一想不对,上了网就和外界有联系了。只要有联系,一切就都皆有可能。开始我还想就把自己封闭在宾馆里,可后来想,不联系不等于不欣赏。

走在一个陌生人的世界里,其实也是一个很美妙的事情。老爸住院的医院离革命公园很近,都不到一站路。我上次住院下午散步的时候常去那里。革命公园很早了,我小时候这里就很出名,只是现在把很多不属于革命公园的人物都搬进连云港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地址去了。想想也行,高节奏的社会,把大家推崇的人物放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对时间光阴的组合。

上次去革命公园,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鹊桥会,很有点意思,好像都是父母在为儿女寻找对象。当时我除了好奇,也隐隐的觉得有些悲哀。如此的社会节奏,如此的社会交流,我真不敢想象,那一天这个社会就会变成了一种无动于衷,就会让这个世界少了一份涌动的美感。想到这里,我就想再去看看,因为我的儿子现在也该处对象了。至少我去这算是一条很正规的理由。

因为是周末,革命公园里的人很多,各式各样的征婚广告也多。有挂在树上的,有放在花丛里的,还有一些是夹在一条绳子上的。知道的人知道是征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灯谜晚会呢。走在陌生的人群里,提听着大家在一起交流,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我走了一阵子,就坐在一条石凳子上。这时正巧有一位和我年岁差不多的人也坐下来了。我看他手里拿着毕业证,身份证,好像还有工作证,看来他是真心实意来这里为孩子寻觅心上人来了。

我取出香烟,给他递了一支。开始他好像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倒是我这一支香烟让他知道身边还有个大活人。他问我是给丫头来找对象,还是给儿子?我是儿子。我笑笑说。在这里我只能偷换概念,说的马虎一些。因为我是没有想着在这里为儿子做什么。结果旁边的人说话了。说他是给丫头在看看人。现在的孩子社交面很窄,再加上上班的单位几乎没有男孩子,他丫头都二十七八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他问我儿子多大?我说才二十三岁。还小。不过今天来这里我感受很深,看来这个世界有渴望交流的,也有想把自己封闭起来的。现在看来,对于生命来说,交流是常态,封闭才是精髓。劳作的生命需要安静,那种人都是一样……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exntr.com  姹紫嫣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