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紫嫣红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俭可养廉 > 正文内容

父爱无言……_情感文章

来源:姹紫嫣红网   时间: 2018-01-01

在每个孩童眼中,父亲总是那么伟岸高大,是全家的顶梁柱,托起家的那片天空,在他的腋下,我们都能安全、健康并且快乐地成长着。从我记事起,我眼中的父亲却总是那么威严。父亲是个不爱言语的人,我很少看到父亲笑,脸整天那样冷峻,即便是最可笑的事情,他也只会“嘿嘿”两声,复又严肃的模样,所以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小时候最怕父亲,不敢与父亲说话,所谓的敬而远之吧。

父亲在十来岁的时候便随着爷爷奶奶为逃避洪水,来到了长江边上我现在的家的小镇上安家落户,爷爷以打渔为生,勉强能维持生活。父亲只上了三年小学便辍学了,回家帮爷爷奶奶打理生活,那年月能糊饱肚子就算是不错的了,因为自然灾害常有饿死人的现象发生。父亲长大后,便娶了我的母亲。我还没出生时,爷爷就因病故去,父亲自然挑起了家的重担,接过爷爷的衣�j,整日风里来雨里去地打渔。母亲带着年幼的我们几个,操持着家务,还要出工下地挣几个工分。我们家在贫困中艰难度日。我们一家六口人挤在一间低矮的土坯房子里,几个平方的堂屋容纳不下一个灶台,每次做饭,母亲就在堂屋的地上支两块砖,架上铁锅,一顿饭便在烟雾缭绕中做成了,而我们却依然吃得那么香甜。好在父亲是打渔的,每天我们都能吃上新鲜的鱼,而且父亲总要拣最大的鱼留给自己家吃,相比之下,我们比其他家的孩子有口福了。

父亲每天傍晚出去打渔,第二天清晨回来,日复一日。我们最怕的是刮风打雷的恶劣天气,生怕父亲在刮风打雷的时候没有上岸,总是胆颤心惊的。有一个晚上天气突变,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地肆虐了一整夜。我在半夜被雷声惊醒,抬眼看见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坐在床边,双手合十,两眼盯着窗外,看着一道道刺眼的闪黑龙江看癫痫病挂什么科电划过窗棂,照亮了屋内,爆裂般的雷声震耳欲聋,母亲嘴里不停地祈祷着。我也坐起来,依在母亲身边,学着母亲的样子祷告着,内心充满了惶恐与不安。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天已大亮,雨依旧在下,只是比昨晚小多了。母亲正忙碌着为我们做早饭,两眼布满了血丝,我知道母亲一夜未眠。我们正准备吃饭的时候,家门口光线忽暗,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前,父亲回来了!父亲挑着沉重的担子,想必昨夜收获不小,扁担都压弯了。母亲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帮父亲卸下担子,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很快便弥漫在整个屋子里。母亲长吁了一口气,笑着说:“阿弥陀佛,总算平安到家了!”父亲却不以为然,说:“我在下雨前早就到岸上了。”转身洗漱一番,吃起早饭来,边吃着边对母亲说:“挑些大的、孩子们喜欢吃的鱼留下来,其它的统统拿去卖了!”母亲挑了两条大鱼,踌躇着是否该留小点的鱼,毕竟大鱼能多换俩钱哪,但又怕父亲生气,还是将大鱼拣了出来,其它的鱼倒进大篮子里,顾不上吃早饭,挎起篮子就去赶早集了。

我小时候身体很羸弱,经常生病。有一次我不小心摔倒,肩关节脱臼,疼痛难忍,那时候的农村没有什么正规医生,父亲听别人介绍,要带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找医生正骨。父亲把我骑跨在他的脖子上,步行几十里去找医生。我在父亲的肩上,虽然疼痛,心里却是暖烘烘的,说不出的幸福。一路上父亲很少言语,偶尔问我是否要喝水,如果我要喝水,他便从兜里拿出从家里带好的一杯水递给我。医生为我正骨时,我疼得直冒汗,忍不住大哭,父亲这时也不知所措,一个劲地说:“不哭,不哭,马上就好了。”关节回位了,不再那样疼痛了。父亲谢过医生,依旧小心奕奕地把我骑跨在他的脖子上,一路步行回到家里洛阳市老年羊癫疯治疗哪家医院好

到了我姐姐该上学的年龄了,学校的老师专门上我家来,对我父母说带姐姐去报名上学。我听了很新奇,不知上学是咋回事,于是哭闹着也要去上学,可那老师说我还不够上学的年龄,学校不给报名,我哭闹得更厉害了。父亲当时没说什么,跟随那老师去了学校。父亲回来后对我说:“明天跟你姐一块去上学。”我不知道父亲是怎样与学校交涉的,总之我可以上学啦!我与姐姐同桌,两人共一个书包、一套书本。虽然我年纪小,可我却一直比姐姐成绩好。

那时还是计划经济时代,凡要买什么东西都得凭票购买,后来渐渐放开了,有些东西可以拿钱直接买了。有一回我们小镇十字路口那家商店在敞开卖学生用品,门口人山人海挤成一团,都是家长在为孩子抢购学习用品。我也在街口徘徊,看到别的同学手里拿着刚买的橡皮、铅笔之类的东西,很是羡慕,我自己手里也有五分钱,那可以买一块大的橡皮呀,可人那么多,我肯定挤不上前的。我只好远远地在边上望着,无可奈何。突然间我发现父亲也在街口,他也看见我了,便来到我身边,问道:“你要买什么?”我展开手心里的五分钱,怯怯地说:“我想买一块大橡皮。”父亲转身朝人群中挤去,很快就找不见父亲了。我踮起脚尖努力寻找父亲,一直没看到父亲在哪。很久,我还在张望,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身边,把手里一大把东西递给我。我一看,嗬,有两块带着香味的大橡皮,有几支满是花纹的铅笔,还有两本精美的作业本呢!这是我看到的最精美、最漂亮的东西呀!我将这些放进书包里,兴奋地向学校跑去,拿到班上向同学炫耀去了。

十来岁的时候正是好奇好动的年龄,我总是带着弟弟一块到处疯玩,什么捉迷藏呀,上树摘桑果呀,逮知了呀…曲靖治疗癫痫病十佳医院有哪些…每逢假日我们便整日不着家,到吃饭的时候才满头大汗、灰头土脸地回来。夏天天热,我们也不怕晒,照样玩得不亦乐乎。我们知道父母都出去做事了,到傍晚时,兄弟俩就偷偷地到小池塘里去乱扑腾,学游泳。玩够后,俩人赶紧回家洗澡换衣,父母回来也不会发现的。有一次兄弟俩在池塘里扑腾忘了时间,被父亲逮个正着,我们赶紧上岸,跟在父亲身后战战兢兢地回家。到了家里,父亲一脸阴沉,呵斥着要我们兄弟罚跪。我们从没见过父亲如此发威,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就差尿裤子了。这时母亲已到家了,看着湿漉漉的缩瑟的我们,笑了,对父亲说:“别吓着孩子,说说也就行了,叫他们下次不要去玩水。”转而又嗔怪父亲说,“你水性好,也该教孩子们游泳呀,学会游泳不是很好么?”“你懂啥?淹死的都是会水的!”父亲回一句,便在一旁抽烟,不再说话。是啊,父亲水性好是人尽皆知的,长期与水打交道,水性定不差的。后来,我们跟母亲说想学会游泳,得到母亲的支持,父亲也不再反对我们,只是说要大人在家的时候,到屋旁的水塘里学游泳,并且要带上家里装水用的塑料壶。仿佛得到了圣旨般,我们兴奋得不得了,每天下午只要父亲或母亲在家,我们都会先说一声,便飞跑到水塘里去扑腾了。慢慢地我们都会游泳了,游累了还能浮在水面上不动,静静休息。不过,好几次我瞥见父亲站在屋拐角处向水塘张望。

我们兄弟俩在父亲的威严中一天天长大,后来考上大学,又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弟弟在北京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待遇丰厚,生活稳定;我则在县城工作。后来听母亲说,在我们上中学时,曾经有人劝父亲将我们停止念书,家里那么穷困,应该让我们出来赚钱,可父亲回答他们说:“穷是我这辈的,我不能让孩子们跟着我受穷啊,他开封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们有他们的前程。”所以父亲还是坚持下来。好在我们兄弟“出息”了,有了工作,这是父亲最为骄傲的资本,父亲在人前人后便有了底气。我因为工作原因,极少回家看望父母,有时到家门口检查工作也没时间回家,心中总有些许歉意。不过父母没有责怪我们的意思,说是只要我们好好工作,生活稳定,他们就心满意足了。其实我知道,父母现在年岁已高,父亲满口的牙全掉光了,还配了假牙,不再那么威武了,他们肯定希望我们常能回家看看,亲人离久了,思念更迫切,所以我总要挤出时间回家看望他们。

每次回到家里,父亲依然没有什么话语,但我总能从他的眼神里读出慈爱来。晚餐总是很丰盛,我和父亲对饮几杯小酒,唠唠家常。几杯酒下肚,父亲的话渐渐多起来,告诉我要如何做好工作,如何搞好人际关系,他所打的比方尽是他当年的辉煌。晚上我陪父亲同榻,我还是要找些话题与父亲交谈,他都只回答一两句而已。我这么大的人还保留着少时晚上爱蹬被子的坏毛病,只要稍微有点热,我就会蹬掉身上盖着的被子。一个冬天的夜里,我与父亲同榻而眠,到半夜我感到寒冷,就极力蜷缩身体,朦胧中父亲为我盖被子,顿时浑身温暖起来。我醒了,父亲还在为我掖被角,我没支声,心中一股暖流涌动,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父亲虽然话语不多,总是一脸严肃,可是他将他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们。在最困难的时候,他默默承受着生活的压力,而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他的孩子们身上,关注着我们的成长,呵护着我们的生活和健康,在无言中传达着无尽的父爱……

愿父母永远健康长寿!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exntr.com  姹紫嫣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